当前位置:首页
>合作交流处>校友文化
潍坊校友刘锡美文赏析--《电大圆了我半个多世纪的大学梦》
发布日期: 2020- 07-15 17:50 浏览次数:

我生于1938年,2010年9月入潍坊电大开放教育计算机网络(专科)专业学习,2013年1月毕业,2013年3月入潍坊电大开放教育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本科)专业学习,2015年7月毕业。


2019年1月,刘龙海书记与潍坊校友亲切座谈

    2010年的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潍坊广播电视大学的招生简章,压在我心底的半个多世纪的心愿,竟然有可能在今朝实现,一下子怦然心动:我这个年过古稀之年的人真的还能有机会上电大么?为此我迫不及待地捧起招生简章看了一遍又一遍,希望找到一个确切答案。

但是,通篇连一个有关年龄的词语也没发现,既然没有限制,应该说就是可以。但我又不是很肯定,于是带着我无法定夺的疑问,怀着忐忑之心,迫不及待地驾车到电大招生办公室进行咨询。当时夏希搂老师肯定地答复我:“电大招生没有年龄限制,只要你符合招生条件并通过入学审查,你的身体条件还能承受繁重的学习负担,就可以上电大”。我如释重负,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刚才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下。不过夏老师告诉我,由于电大成立三十多年来,是第一次遇到我这个年龄段的学员,所以还要向院长和省电大汇报,让我静等通知。在焦急等待度日如年中煎熬了几天后,终于等来了夏老师的电话,通知我已通过入学考核和审查,让我到校领取入学通知书。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入学通知书竟是由省电大校长、潍坊学院王书论校长、潍坊电大郭顺敏院长给我颁发的。他们热烈欢迎我上电大,我是潍坊电大乃至山东电大建校以来最年长的学员。鉴于此,为帮助我能够尽快适应学习环境和跟上紧张的学习进度,校领导特别安排了两位老师对我进行辅导,以便让我能顺利完成学业。我真是受宠若惊,浮想联翩,真不敢相信压在心头半个多世纪的大学梦就在此时刻成为了现实!

    我祖上是书香世家,爷爷是武秀才,二爷爷是文秀才,这是四里八乡的唯一。我的父亲是当地出了名的发明家,他发明的导火索机器的事迹整版刊登在刚解放时的《潍坊特别市报》上。有了制造导火索的机器还需要有适合导火索的黑色火药,有别于武器用的瞬时爆发能力要强的传统黑色火药,导火索的芯药需要燃烧缓慢,不截火,喷射力强等特性,市场上根本没有适用的,只能自己配制,父亲就在传统黑色火药基础上加减硝石、硫黄、和木炭的配比,几经周折终于试验成功适合导火索用芯药。而后又一鼓作气自制雷酸汞炸药,自己拉制雷管壳,制造了与导火索配套的雷管,他的发明有力地支援了当地的矿山作业,甚至连淄博、新汶等矿区也来购买。

    我的父亲还是一个读书迷,众多藏书迷失于战乱,我所见到的仅仅是幸存的几本线装书,如《三国志》《东周列国传》《清史》《康熙字典》及费尔巴哈的《唯物论》、黑格尔的《辩证法》等。受家庭影响,我自小就嗜书如命,二三年级能识一两千个字时就经常磕磕绊绊地啃《三国志》,四五年级就读费尔巴哈的《唯物论》和黑格尔的《辩证法》。小时候我还乐于动手鼓捣钟表等小玩意,八九岁的时候就曾经将父亲怀表丢失的游丝擺宝石轴承用牙膏皮子(铅锡合金)填充,再用缝衣针钻孔,使怀表又跑了起来。虽然仅仅跑了不足两天,但是拆装一只怀表对一个不足十岁的孩童来说也并非易事。父亲见我既爱读书又动手能力强,就想当我中学毕业后把我送到美国哈佛读博士,做一个科学家和实业家,以报效国家,这也是我的愿望。

可是,现实对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我读中学时家境已经无力供我继续上学,所以中学毕业就开始当装卸工以养家糊口。虽然生活艰苦、工作劳累,但我从未放弃学习,无论是在装卸车间隙,还是下班后的夜晚,抽空就读大学的书。后来进了工厂干起了修理工,又根据工作需要学了《机械原理》《机械制图》《电工学》《内燃机》《化工》等书籍以充实自己。直到 1960 年,山东工学院招收函授生我如获至宝,我有幸进入发电厂电力网及配电保护系统专业学习。虽然山工函授班离我理想的哈佛相差千里,但是现实情况下能够系统进行大学课程的学习也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命运之神总和我作对,在那生活极端困难时期,山工的老师因吃不饱肚子,连本校教学都不能保证,哪里还顾得上函授班。所以,函授班仅仅学完了《高

等数学》就停办了。上苍就是这样无情,但又无奈。我只能继续着艰苦的自学,几年下来已基本上把理科的《流体力学》《量子力学》《电动力学》《理论力学》《热力学及数理统计》《物理化学》《原子物理学》《半导体物理学》《固体物理学》等主要课程学完,此后又把《电工学》《有机化学》《无线电基础》等学完。待到 1978 年拨乱反正恢复高考时,我想报考研究生,可是已经超龄两岁,机会再次跟我擦肩而过。幸运的是,1980 年我有机会进入中科院数学所进修了《数理统计》《运筹学》,又到山大进修了《计算机基础理论》。

由于我理工科兼收并蓄,理论基础好且动手能力强,所以在工作岗位上的科研工作非常顺手。1965 年全民大办电子工业时,我仅用区区两千元就研制成功半导体锗二极管,创造了潍坊半导体行业的第一。此后我又陆续开发了硅整流二极管、平面三极管、开关三极管、高反压大功率三极管、8千瓦高频炉、硅外延片、数字集成电路等,其中高反压大功率三极管更是填补了省内空白。

虽然我科研硕果累累,但是由于我没有大学学历,在技术职称晋升上,眼看着一些为我的科研项目做辅助工作的大学生一个个晋升到高工,作为他们老师的我,却只能晋到工程师,直到我退休也还是中级职称。更有一些大学生认为我之所以能搞出那么多成果仅仅是靠运气而已,可气又可笑之极,但又无可奈何,这就是现实。

我的这些经历让我对学历有了一个另类的认识:一个人的才能除了由你的工作能力和现实的成果体现外,还必须有权威部门对你能力的认证,才能得到公认。正如开车要有驾驶证一样。这也是我一直渴望在有生之年能获得这么一个认证的欲望为什么这么强烈的缘由。鉴于此,当我遇到能得到国家承认我的大学学历的机会时是一种怎样的激动就不难理解了。所以入学后,我竭尽全力在规定的两年半内一举顺利通过所有课程的考试,获得大专毕业文凭,并获得“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优秀毕业生”。我也从教育部学信网查到了我的大专学历信息。当然,专科不会让我止步,紧接着又是两年半把本科拿下,教育部学信网也刊登了我的大学本科学历资料,至此我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学生。

有了大学生的名分,我又开始申报技术职称,递交的申报资料经审查认为,鉴于我拥有十三项专利、国家和省半导体刊物发表论文九篇、参与编写人民军医出版社40万字著作《实用理疗手册》、连续获区先进科技工作者、奖励一级工资、坊子区拔尖技术人才、科技进步奖、星火计划成果展览会铜牌、省发明展览会三等奖、省科委优秀发明选拔赛三等奖、第五届全国发明展览会铜奖等,评委会认为,凭我的成果可以直接申报正高级职称应用研究员。2014 年 9 月,山东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任职资格评定工作领导小组审议通过我的应用研究员职称任职资格,并予发证。我的正高级职称终于获得权威部门确认。

我非常感恩电大,感恩电大圆了我的大学梦;感恩电大领导和老师对我无微不至的帮助和教导,才使我顺利完成学业;感恩电大对我的栽培才获得大学学历,并因此得以获得正高级技术职称;感恩所有的一切。我唯有在余生之年为社会多作奉献,以此报答电大对我的培养和社会上一切关心和支持我的人,才能无愧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编辑:查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